-

她小跑幾步,跟在景玄寒身旁,臉上帶著諂媚地笑,好話跟不要錢似的往外拋。

“玄寒,我向你保證,下次絕對不再喝酒,真的,我發誓。”

最後,在風一夏信誓旦旦地保證下,景玄寒這才無奈地一笑,“罷了罷了,還能真同你計較不成?”

風一夏臉上帶著笑,和景玄寒一起回到客棧。

回去後,風一夏越想越不甘,原本想著能在副將那裡得到真相,可卻是失望而歸。

沉吟半晌,風一夏突然說道:“要不我們暗地裡再去找找線索?”

望著風一夏眼中的神情,景玄寒點了點頭,“也好。”

夜深人靜的時候,兩人再次換上夜行衣,向著副將府上的方向而去。

他們來到了上次翻牆入府的地方,想同上次一樣在這裡翻進院子。

景玄寒正準備運氣翻上去,卻被風一夏拉住了,他疑惑地轉頭望向風一夏,“怎麼了?”

“玄寒,你等一下,我覺得有些不對勁。”

風一夏鼻子嗅了嗅,在空氣中嗅到了濃烈的血腥味。

“不好,出事了。”想到一種可能,風一夏臉色大變。

景玄寒動了動鼻尖,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他們對視一眼,直接來到副將府的正門。

看到門口的情況,二人皆是臉色一變。

隻見副將府門口躺著兩個侍衛,侍衛渾身是血,身上的刀口深可見骨。

“進去看看。”景玄寒沉聲說了一句。

二人冇有耽擱,快步進入府中,血腥味更加濃,每隔不遠,都可以看到倒在地上的仆人。

有人已經被一刀斃命,也有人進氣多出氣少,奄奄一息。

“快,去副將的院子。”景玄寒臉色黑沉,二人加快速度向著副將的院子奔去。

他們越走越心驚,這一路眼見到的屍體更多,血濺四處,情形讓人慘不忍睹。

風一夏快跑了幾步,拉住景玄寒,“玄寒,等一下,我們不能這麼靠近。”

下一刻,迎上景玄寒不解的視線,她從懷中拿出了蒙麵布。

他們出現副將府的事情不能被其他人知曉,隻是一瞬間,景玄寒就反應了過來,蒙上黑巾,步伐如風。

遠遠的,他們聽到了一陣打鬥聲,副將被包圍,和那些人打在了一起。

景玄寒見他就快不敵,為了想要的線索,立刻提劍衝了過去。

風一夏見狀,也在一旁幫起忙。

這些殺手出現得太突然,副將府的人冇有防備,好在有風一夏二人的幫助,情況有了些許的好轉。

殺手分出一些人來對付景玄寒和風一夏,其他人則是繼續前往各個房間,見人就殺,冇有一絲人性。

副將府到處瀰漫著血腥的氣息,讓此處彷彿人間地獄。

殺手人手眾多,等到風一夏好不容易來到院子副將的房間,看到那一幕,一股悲切瀰漫在心。

房間內,地上橫七豎八的倒著丫鬟嬤嬤的屍體,那個被她接生的剛出生的孩子,此時臉色青紫,已經冇有生氣。

副將的妻子剛被她從鬼門關拉回來,此時也奄奄一息,躺在床上絕望地望著孩子的方向,微張著嘴。

趕過來的副將看到這一幕傷心欲絕,他渾身是傷,跪在地上發出一聲慘痛的嚎叫。

猛地,副將站起身,提著手中的劍,再次衝向殺手。

在憤怒中爆發出來的力氣是無法想象的,又有景玄寒帶著暗影等人幫忙,殺手很快被儘數圍剿。

副將手支著劍,單膝跪在地上。

看著地上一家老小的屍體,他心中悲痛欲絕。

來到房間,把妻子的屍首抱在了懷裡,在沙場上受傷不曾流淚的他,臉上已然淚流滿麵。

景玄寒歎息一聲,在幾個殺手身上搜查淒涼。

最後,在其中的一個殺手身上找到了一封信件。

隻是看了一眼,他把信遞給副將,“這是在殺手身上找到的。”

信件上的內容是在他意料之中的,是太子想殺人滅口。

副將此時如同行屍走肉一般,他僵硬著脖子轉過頭,眼中充滿了血絲,接過了那封信。

跟了太子這麼多年,作為他的心腹,隻是一眼,他就認出了那是太子的字跡。

這一刻,副將徹底心死了。

他把妻子放到床上,把那已經去世的孩子放到妻子的身邊,晃晃悠悠的向著外麵走去。

路過景玄寒二人,他語氣疲乏道:“你們跟我來吧。”

風一夏二人不解,跟在副將身後,走進書房。

在書房的隱秘處,副將拿出了一個匣子,推到了景玄寒的麵前。

“這是你們需要的東西。”啞著嗓子,副將把證據交給了景玄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