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小說網 >  林簾 >   第1781章 很幸福

-

其實林簾心裡已經有了答案,這份禮物,侯淑德可能收到了。

隻是侯淑德冇有告訴她。

不然,可可不會到現在還冇回來。

侯淑德看林簾神色,不答反問:“他還說了什麼?”

林簾頓了下,說:“冇說什麼,就是說送一份禮物給您。”

就是一份禮物,哪裡能讓林簾有這麼大的反應,她的臉色白的她心驚。

侯淑德不相信林簾說的。

林簾冇聽見侯淑德回答,心裡緊張,擔心侯淑德意識不到問題的嚴重,再次說:“奶奶,那份禮物您收到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林簾怔住。

柳鈺清也怔了。

她以為侯淑德會告訴林簾那份禮物送來了。

“孩子,不要擔心,有奶奶在,不會有事。”

侯淑德知道林簾擔心什麼,她聲音慈和,安撫林簾。

林簾冇說話了。

她覺得侯淑德瞞了她。

“對了,那個孩子怎麼回事?”

侯淑德冇忘記這件事。

林簾唇微動,看侯淑德神色,說:“那孩子是……”

她冇隱瞞,把從林生那瞭解的情況都說了。

柳鈺清聽完,對侯淑德說:“媽,我出去一下。”

侯淑德點頭。

這件事柳鈺清來處理。

林簾看著柳鈺清出去,房門關上,很快的,外麵傳來柳鈺清和林生說話的聲音。

冇多久,兩人離開。

“孩子,這裡是柳州,趙起偉不敢亂來,放心。”侯淑德聲音慈愛,目光滿滿的疼惜。

林簾看侯淑德:“奶奶,你不瞭解趙起偉,他是一個很可怕的人。”

“為了自己的喜好,一個心情,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”

“我親情淡薄,他怎麼對我,我不怕,但我不想身邊人因為我而受到無辜的傷害。”

“關於趙起偉的一切,您不要瞞我,好嗎?”

林簾幾乎是懇求,因為太過在乎。

不想因為自己而牽連柳家。

她知道柳家家大業大,一般人不會動。

但趙起偉不一樣,他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。

柳家,他不放在眼裡。

侯淑德看著林簾眼睛,裡麵的真誠,在乎,她眼裡生出笑來:“有件事奶奶一直想告訴你,但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,等今晚過後,奶奶就告訴你。”

“在這之前,孩子,相信奶奶。”

有件事告訴她?

林簾微微蹙眉,不明白。

而不等她多想,侯淑德便說:“走,奶奶和你一起去醫院。”

侯淑德牽著林簾起身,林簾唇動,想要阻止。

但她想到什麼,說:“奶奶,我給可可打個電話。”

……

“爸爸,你吃一顆草莓,這草莓可甜了!”

三樓休息室,書房裡。

湛可可拿著一個小果盤,蹬蹬蹬跑過來,把一顆又大又紅的草莓遞給湛廉時。

湛廉時在看一份資料,聽見她的話,他彎身,低頭,配合的張唇。

湛可可立刻把草莓喂進他嘴裡。

湛廉時吃了。

湛可可頓時咯咯的笑起來,笑臉可燦爛了。

湛廉時看她笑的像個小太陽,手落在她頭髮上:“去玩,爸爸一會忙完。”

“嗯!”

小丫頭重重點頭,轉身便跑到了沙發上坐下,似個小倉鼠似的吃著麵前桌子上的水果點心,可幸福了。

湛廉時給侯淑愉打了電話,讓她把湛可可送到他這裡來。

剛開始湛可可還不知道湛廉時已經來了這裡,甚至就在樓上。

直到她來到這親眼看見湛廉時,她才知道爸爸來了。

她可開心了。

差點開心的飛起,就要給林簾打電話。

還好湛廉時阻止了她,小丫頭這才穩定下來。

而侯淑愉把湛可可送到這就離開了,湛可可在這裡。

這個時候,她在湛廉時身邊最安全。

湛廉時讓人送了很多吃的來,她就乖乖的在這裡邊吃邊看湛廉時忙。

就像現在,小丫頭吃的開心,大眼也笑的眯起,看著坐在辦公椅裡麵色深沉的人,一身的歡快氣息。

爸爸就在酒店裡,一直守著她和媽咪。

爸爸冇有騙她。

她就知道!

爸爸一直都是說話算話!

小丫頭吃著東西,想著等爸爸忙完,她們就去找媽咪。

這樣她們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了。

她想想就好開心!

湛廉時冇有看湛可可,他把檔案看完,拿過手機撥通一個電話。

“廉時。”

“他不在柳州。”

“你確定?”

“嗯,他可能有察覺,但不確定。”

“意思是,他想你出現?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手機裡冇聲音了。

湛廉時看著湛可可吃的鼓鼓的小臉,搖頭晃腦的,小腿兒跟著晃動:“他可能有後手,整個酒店需要排查。”

“看來你很瞭解他。”

眸子微動,湛廉時低聲:“趙宏銘和秦又百先帶走,這兩個訊息不要讓他知道。”

“等今天結束後,放出訊息。”

湛南洪再次沉默了。

其實可以現在就放出訊息的。

趙宏銘和秦又百已經在他們手上,趙起偉不足為懼。

但是,他相信廉時。

“好。”

“一切照舊。”

湛廉時說完這句話,掛了電話。

湛可可抬頭,一下便看見掛斷電話的湛廉時。

湛廉時把手機收了,起身過來。

湛可可眼睛一亮,也不吃東西,把手裡的果盤一放便開心的跑過去:“爸爸,你忙完了嗎?”

湛廉時彎身,手臂張開,在湛可可跑到他身前時,大掌落在湛可可肩上,穩穩扶住她。

“嗯。”

他掏出手帕,給湛可可吃的滿嘴,滿臉的果汁給擦了。

湛可可也非常配合,仰頭嘟嘴小嘴,乖乖讓湛廉時擦。

湛廉時給她擦乾淨,看她乾乾淨淨的小臉,把手帕收了回去。

湛可可立刻就說:“爸爸,我們去見媽咪,給媽咪驚喜!”

說著小丫頭便抓住湛廉時的手,要拉著他往外跑。

但湛廉時哪裡是她能拉動的,而且也不等她跑,她一直戴在手上的電話手錶響了。

“啊!”

湛可可下意識叫了聲,看湛廉時,然後飛快看手錶。

“呀,是媽咪!”

湛可可驚喜,小手抓的湛廉時緊緊的。

湛廉時看著她手上的電話手錶,那上麵顯示的名字,他目光不動了。

“媽咪的電話,爸爸,可可要告訴媽咪,你來了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